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2016年05月04日11:52来源:大河网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李耀华每天的工作,就是修复这些入藏时支离破碎的纸质文物。

  核心提示:

  说到洗,很多人马上会想到洗澡洗衣服。在河南博物院,李耀华干活时也得经常洗——不过不是一般的洗,而是给古字画“洗澡”。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蒸锅,这是实实在在的蒸锅。有些书画褪色,蒸一蒸就搞定了。大河网记者 尚国傲 文/图

  惨不忍睹的古字画残片,放水里洗洗搓搓,拼拼对对,然后缝补、全色、装裱……你在展厅里看到焕然一新的作品时,李耀华和同事可能已经为之忙了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如今,河南干这行的不超过20人,32岁的他是为数不多的“80后”,他说“每日都如履薄冰,因为稍有不慎文物就成了一滩泥”,根本顾不上找女朋友。

  很多要修复的古字画“惨不忍睹”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给婴儿洗澡?不是,给字画“洗澡”。

  5月3日11时,河南博物院文物保护技术研究中心纸质文物研究室,李耀华盯着墙上一幅两米高的画作发呆,这是清代画家宪曾临摹五代画家巨然的一幅山水图。

  约在一周前,李耀华和同事修复了这幅画作。覆于墙上,是为了将画心正平——按北方修复技法,正平时画面朝里画背朝外以防外温干燥致画面崩裂,这次李耀华尝试使用苏派技法把里外颠倒一下,但前提是得做好控湿控温工作——这让他操了不少心。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这些工具都是自制的。不是想自制,是没有卖的。

  河南博物院文物保护技术研究中心纸质文物研究室主要承担河南博物院院藏的字画、古籍、拓片、近现代档案、报纸等的修复工作,同时还承担着修复技术研究和为省内相关机构培训人员的工作。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有时候我还是木工”。

  “水渍、污渍、断裂、折痕、霉斑、虫蛀、烟熏、火燎、老鼠咬……”李耀华说,大家说到古字画,都觉得很珍贵,但事实上,很多字画的情况,入藏时用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形容一点不为过,他们的工作,就是把它们进行修复保护。

  字画清洗时蒸锅都能用上

  纸质文物修复的第一道工序是清洗,在清洗间,装着橱柜,放着蒸锅、蒸篦,安装着电磁炉、热水器,还有传统的清洗池子和一台自动清洗机。第一次进去的人,肯定会把这里当成一间厨房。

  2010年,从吉林艺术学院古画修复与鉴定专业毕业的李耀华考入河南博物院,成了这间“厨房”的5名“厨师”之一,从此开始了纸质文物的修复之路。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破成这样的作品,在李耀华手里,照样焕然一新。

  李耀华说,字画洗之前要穿件“保护衣”:上下各蒙几层超薄的皮纸或稀网绢,目的一是为了固定字画,二是防止这些老旧的宣纸遇水变成“泥”。有些字画可能掉色,洗涤前就要通过蒸锅蒸一下高温固色,还有些需要通过涂抹淡胶水、淡矾胶水等方式进行防范。洗涤用的水是过滤后的自来水,洗涤时一边浇一边用排笔清洗,“动作一定要轻,否则容易损毁字画;喷头的水压要尽量小” 。

  用水清洗,能将一般字画上的水渍、污渍、泥渍等洗掉,碰到顽固污渍,修复人员会采用药物清洗。对于比较烂的纸质书画作品,尤其是绢类作品,只能采用干洗法,他们曾利用面团的黏性,对字画进行干洗、吸附。

  洗完之后是揭,就是把书画的“画心”和衬纸进行分离。陈耀华说,洗的过程能把书画残片借助水的浮力进行一些必要的拼对,揭的过程更加考验功夫,揭不好,本来好好的一部分,有可能揭出一个洞,所以在这个环节,修复人员需要格外小心。

  纸张残缺或字画脱落该如何修复?李耀华说,如果是小块残缺,残缺处刚好又没有画意,可以使用相似材料的画纸,用传统颜料染色做旧后补上去。“这里有个原则,就是‘宁浅勿深’:一旦颜色深了,就成了‘绝症’,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王铎这幅画像,李耀华和同事已经修了快一年了,但还有不满意的地方。

  如果是大块残缺且有画意的地方,除了材料上的修补,还要让有美术功底的修复师或画家,对画意进行补全。由于不同画家在用笔和画法上不尽相同,很难做到和原作完全一致,一般不提倡补全画意,使残缺部分和周围颜色协调即可。

新青年之给古字画“洗澡”的“80后”:每日都如履薄冰

   修复好的清代画家宪曾的作品。

  这个“全色”的过程干完,要对画心进行正平,正平后基本就进入装裱环节了。装裱时,要分析原作品的材料、色泽,利用如今的材料,手工相近的材料,以达到修旧如旧的效果,如果自己单位制作不了相近的材料,还要向厂家订购。

  这个来自农村的“80后”现在还没女友

  李耀华的老家在许昌市鄢陵县陶城镇明理村,1983年10月出生的他,上完初中后考入了漯河艺术学校学习油画,毕业后回老家当了一名小学老师。

  2005年,李耀华参加了高考,考入吉林艺术学院古画修复与鉴定专业学习。“当时觉得这个专业的名字不错,就稀里糊涂报了”。毕业后到河南博物院实习,2010年,他考入河南博物院,成了纸质文物研究室的一名工作人员,如今的专业职称是中级。

  “工作7年,修复的拓片有二三十件,书画作品有20多件。成天和这些文物打交道,真是如履薄冰。”李耀华说,现在全省干这纸质文物修复工作的不足20人,他这个年纪的更少,文物修复是个需要极大耐心的活儿,稍不认真,遗憾终身,他天天泡在办公室,根本没时间找女朋友。说到挣钱,他笑笑说,有时候几个月甚至一年修一件东西,你说能挣多少钱?

编辑:莫莫 审核:吴勇,郭俊华

相关新闻

    ##########
    <basefont id='TE'><kbd></kbd></basefont>
      <comment id='wPoAb'><acronym></acronym></comment><thead id='VEMWwZv'><pre></pre></thead>
          <del></del><label id='LsRWIyD'><person></person></label><thead id='yrQbH'><xmp></xmp></thead>
          <small id='cm'><span></span></small><pre id='DPKadkIx'><dfn></dfn></pre><font id='FeS'><nobr></nobr></font><small id='BFdWIgi'><u></u></small><legend id='fme'><small></small></legend>
            <fieldset id='GNofXAO'><base></base></field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