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新青年之90后人体器官协调员葛亚辉:我非魔鬼也非天使 而是一名行者

2016年05月04日12:13来源:大河网

新青年之90后人体器官协调员葛亚辉:我非魔鬼也非天使 而是一名行者

  葛亚辉(右)在和患者交流。

   核心提示:

  在一些人眼中,他是“魔鬼”——当亲人即将离世,陌生的他走上前去,说服患者家属捐献亲人器官。但在另一些人眼中,他又是“天使”——捐献的器官不仅救活了等待移植的患者,更让逝去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90后”葛亚辉是郑州人民医院一名普通的男护士,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对这份工作,葛亚辉说,他既不是“魔鬼”也不是“天使”,他是一名行走在死亡和新生之间的“行者”。

  大河网记者 尚国傲

  当人体器官协调员,对精神心理是个极大地考验。一边是大批的生命垂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器官源的患者,而另一边是不愿意将已逝者的器官捐献的家属,这对一个人体器官协调员来说,往往都是跑断了路,磨破了嘴,但是最终还是没能说服家属同意捐献器官。

  “有一次,我给一位因车祸造成颅脑损伤的捐献者的家属做思想工作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这位捐献者兄弟姐妹7个,父亲去世,母亲年逾80,根据我国器官捐献相关方面的法律规定,要求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等家属全部同意之后才能捐献。”葛亚辉说,逝者妻子年事已高思想观念传统,又加上逝者的孩子多达7人,思想沟通工作难上加难,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身一人在当地医院驻扎了整整3天,逝者家属最终在器官捐献同意书上按了手印。

  2015年10月,一名50多岁的女性捐献者,脑干出血,脏器功能完好,符合捐献条件,在经过漫长而艰辛的思想沟通工作之后,捐献者的丈夫、子女都已经同意,但是等到第二天去签协议的时候,葛亚辉刚到医院就被一名30多岁身形魁梧的壮汉拦住。

  葛亚辉说,当时壮汉一边嘟嘟囔囔的向他叫骂着,一边像拎小鸡仔般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就准备动手,虽然最终这名男子被其家属拉开,但此时葛亚辉的后背已经湿透。原来准备对他动手的是捐献者的侄子,在得知葛亚辉是来说服他们捐献器官后情绪激动差点动手打了他,身单力薄的葛亚辉后来想想还是很后怕。

  因为工作艰辛,很多人体器官协调员干个一年半载都选择离开了,但葛亚辉依然坚守,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家属会理解他的,“你看,有个捐献器官的家属今天还发来微信对我表示感谢呢”。

  在器官协调员的工作中,葛亚辉积累了很多经验和知识,他把自己的心得和感悟撰写成论文,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加入到器官协调员的队伍当中,让更多的后来者学习他的经验和教训,少走弯路。近三年来,葛亚辉发表了18篇论文,仅2015年就发表了9篇论文,其中《DCD器官捐献过程中的协调沟通技巧》、《心脏死亡器官捐献供肾肾移植术后护理体会》等实用性很强的论文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成为护理队伍学习的典范。

  “美国等发达国家器官捐献的供需比是1:3,而我们国家目前是1:30。”葛亚辉说,他希望能有更多人摒除传统观念的阻碍,理解器官捐献的意义,更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能主动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在自己生命结束时能给予别人重生的机会。

编辑:史海山 审核:贺心群,郭俊华

相关新闻

    ##########
    <ins id='dt'><xmp></xmp></ins>
        <dfn></dfn><dir id='fNxwWWHu'><bdo></bdo></dir><option id='cTFr'><q></q></option><span></span>
        <b id='DcY'><acronym></acronym></b><i id='MBWWbT'><caption></caption></i>
        <basefont></base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