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 淘粪工崔捷:一人脏换来万人洁

2016年06月30日08:12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 淘粪工崔捷:一人脏换来万人洁

  每天凌晨,崔师傅和同事都要开着工作车清理区域内的公厕。记者李联胜摄影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 淘粪工崔捷:一人脏换来万人洁

   记者与崔师傅(左四)及其同事一起合影。生产队十几个人,一水的男人。崔师傅说:这活,女人干不方便。

  开篇的话丨开封市委书记吉炳伟提出建设4个开封,即“实力开封、文化开封、美丽开封、幸福开封”。为实现美丽开封幸福开封,许多普通共

  产党员默默地奉献在各行各业。7月1日是建党节,大河报特推出系列报道——“平凡世界,美丽开封”,讴歌普通劳动者,宣传社会正能量,歌颂榜样精神,用平凡的世界感动美丽的开封。

  □记者李联胜

  核心提示崔捷,17岁参加工作,18岁入党,他的工作对于世俗的世界来说很不体面,以至于他谈恋爱三个月都不敢告诉女友自己是干什么的。每天凌晨3点,他就要到岗,7点结束工作。说起来好像是从事着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崔师傅很实在:“咱的工作如果7点后上街,会影响大家心情。不过不要小看淘大粪的,人要吃喝拉撒,我管了一半。”

  崔捷,开封市顺河区环卫局生产队(由于粪便清理不好听,他们自称生产队)队长,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普通的环卫工,从事城市清洁工作近三十年。

  天空那一弯月牙,就像他的笑眼

  6月28日凌晨3点30分,记者走出家门前往与崔队长约好的会合地点——开封市顺河区环卫局。一弯月牙挂在楼顶,路上没有行人,车辆也很少,白天热闹的开封宋城路此刻一片寂静,只有树叶随风沙沙作响。

  凌晨4点,记者来到环卫局大门口,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人,身着迷彩装,中等个子很精悍。看到记者,“我是崔捷”,他热情地伸出一双大手。一张笑脸,很实在,眼睛弯弯像天空的月牙。

  “顺河区是本市最大的老城区,北到北门,南到学院门,东到土柏岗,西到东司门。辖区200多座厕所,水冲、旱厕都有。2013年,开封市创建卫生城市,公共旱厕都改造成了水冲厕所,但一些居住区内还保留着旱厕。”

  正介绍着,崔捷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接完电话,他对记者说:“咱们要出去作业了,咋样,一起去?”

  记者要求跟崔捷一起坐工作车(吸粪车)时,他有些局促,一再坚持要求记者坐面包车,跟在工作车后面。

  最忙的时候,工作车来回13趟

  微微轻风,吹来夜空的清凉。

  工作车在前面轰轰作响,突然车停了。开面包车的薛师傅说:“挂着电线了。干这活近三十年,三十年啊,天天都是这样。忙的时候不着家,去年那场大雪,四天四夜没回家。”这时,崔师傅已爬上车顶,清理着电线。“说起俺这行,说实话啊,娶媳妇都难。现在都没人干,公开招聘都招不来人。前些时候来了两个年轻人,半年都跑了。崔队啥都会,啥工种都干了。开铲车开了十几年,网上视频开铲车铲硬币那对崔队来说都是小意思。有人来请他,他还不愿意走。说,都走了,活谁干,总要有人干啊。开铲车多挣钱啊,这儿,一个月就一两千。这辆面包车还是崔队自己的,他的车单位用,媳妇骑车上班。”

  这次的作业点在双龙巷。“双龙巷正在拆迁但还有住户,只要有一个住户,厕所就不能撤。”随着马达的轰鸣,空中飘着一丝异味。“不是太好闻吧!”忙活完的崔师傅笑着看着记者。“春夏秋冬天天都是这样,队内三辆工作车,平均每天最少要出巡两到三次。最忙的时候,一辆车来回13趟,关键是时间卡得紧,4点出车,7点必须结束,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7点后市民们都出来了,上班的上班,吃早餐的吃早餐,工作车一过,不好看。”崔师傅笑着说,“不过,记者同志,你能不能呼吁一下,让大家也理解理解我们的工作啊。你想想,如果没人来清理厕所,会是什么局面。理解不理解也没啥,都要有人干,宁愿一人脏换来万人洁。”

  1000多斤的木厢车,唤来家人帮着拉

  天空微亮,工作车驶回环卫局作后期处理。站在双龙巷的路边,轻风中,飘起一丝沙尘。

  “我1988年17岁时参加工作,18岁入党。刚开始拾粪,你可别小看这个工作,掌握不好窍门,经常弄一身。后来拉木厢车(拉粪车),有点像架子车,都是人工拉,不过现在条件好了,改成电动的了。我这个个头体重还轻,工作车1000多斤,厢体沉车把轻,车翘起来,我都压不下来。有时候拉不动,就喊来媳妇帮忙。后来开铲车,开了14年。有次开着铲车去清理一座高四五十米的垃圾山,一直很小心,没想到垃圾山突然垮塌了,把我连车带人埋进去了,弄得我满脸都是玻璃碴儿。清理垃圾山,冬天还好些,夏天更难受,每次清理完,我们工人的小腿上全是包,那都是蚊虫咬的。”说起家人的支持,崔师傅说:“不瞒你说,年轻时娶媳妇,可难了。跟你嫂子处对象,仨月了我都不敢告诉她我是干什么的。现在家人比较理解。儿子刚当兵回来,不支持咋的,老子就是干这个的。”正说着,工作车从局里赶回来,在清朗的晨阳中,我们赶往下一个工作点。

  我愿铺起一条五彩的路

  6点30分,天色大亮,街上的行人、车辆渐渐增多,崔师傅的工作车已停在环卫局的停车场。

  “这间屋是我们的工作室,所有的后期处理都在这里。”记者跟着崔师傅,走进一栋两层小楼。异味扑鼻,记者想起来包里的口罩,却不好意思拿出来。“上去看看?”崔师傅指着右手的屋子里的一个铁梯子。登着梯子上去,看到一个池子,“这是处理池。”崔师傅边说边拿起一个丁字状木制铲开始搅拌。“处理好的从这个口下去,装车,拉到垃圾处理厂进行无公害处理。车拉走了,全部工序就结束了。”记者想上去亲自操作一下,但犹豫再三还是止步了。

  “你不错。很好。”走下楼,崔师傅很真诚地招呼着记者喝水,聊天。“味道很不好闻,梯子的铁扶手看上去锈迹斑斑,那其实不是锈,那是被气味腐蚀的。”正说着,手机又响了,另一辆在外工作车打来电话,汇报巡查情况,只听崔师傅说:“可以了,回来吧。”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深深地埋在泥土之中……我愿铺起一条五彩的路,让人们去迎接黎明迎接快乐……”崔师傅的手机铃声,让记者突然想起这首儿时的歌曲。

  记者手记

  一颗伟大的奉献之心

  当记者得知采访的对象是一个从事粪便清理工作近三十年的环卫工时,有些犹豫。首先工作时间太早,天还没有亮,拍出来的照片会不出彩;其次,粪便清理工作这样的字眼多少缺乏美感。开封市顺河区环卫局樊局长的一席话让记者下了决心。“记者同志啊,一说起环卫工,大家就想到街头上的保洁工,全社会对街头上的保洁工关注很多,但很少有人关注淘粪工,我们这个社会对他们这个群体几乎处于忽视的状态。他们干着可以说是最脏的活,最苦的活,凌晨两三点开始工作,等到七点就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但谁能说他们的工作不重要?三十年啊,如果没有一颗伟大的奉献之心,崔捷如何能坚持下来,毫无怨言任劳任怨。有人说他们文化层次低,文化层次低的人很多,你问问,有谁会愿意来干?我们这个社会几乎把他们忘了!”

  的确,像崔捷这样的普通劳动者,普通的共产党员,他们没有惊天地的壮举,没有泣鬼神的英雄事迹,他们有的只是每天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干着别人不愿意干的最脏最苦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不管春夏秋冬。这样的劳动者才更值得我们去讴歌去歌颂,因为他们有着一颗伟大的奉献之心。

编辑:莫莫

相关新闻

    ##########
    <q id='sfegFZ'><sub></sub></q>
    <tt id='iEOvB'><optgroup></optgroup></tt><optgroup id='qbcnf'><strong></strong></optgroup>
    <s></s>
        <strike id='WIg'><q></q></strike>
          <s id='mJxftvD'><acronym></acronym></s><pre id='dr'><em></em></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