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傻”保姆十年如一:把患者当姐姐 甘愿工资少一半

2016年12月05日08:05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傻”保姆十年如一照顾植物人 她把患者当姐姐

  陶岳明帮黄瑞萍活动双手

  “傻”保姆十年如一照顾植物人 她把患者当姐姐

   陶岳明在给黄瑞萍清理导流管

  “傻”保姆十年如一照顾植物人 她把患者当姐姐

   窄小的阳台上,陶岳明正在晾晒清洗过的尿片和衣服。

  “傻”保姆十年如一照顾植物人 她把患者当姐姐

   陶岳明把黄瑞萍安顿好,开始缝补尿片。

  “傻”保姆十年如一照顾植物人 她把患者当姐姐

   陶岳明左手拿的菜叶子是她吃的,右手拿的是给黄瑞萍吃的。

  “傻”保姆十年如一照顾植物人 她把患者当姐姐

   午饭后陶岳明把黄瑞萍抱到轮椅上,拍一拍、捏一捏。

  □记者丁丰林文张琮摄影

  编者按

  说起保姆和雇主的关系,我们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聊起与保姆相处的感受,我们会听到褒贬不一的评价。在网页中搜索“保姆”,得到的信息更是纷繁复杂。

  读了这个故事,你也许会对保姆有个新的印象。故事的主人公陶岳明来自农村,她拿着每月两千多块的工资,十年如一日地照顾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有人说她“傻”,她却不这样认为,“我不傻,我就是放心不下她……她啥时候能好了,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核心提示丨陶岳明是一个保姆。有人第一次听说她的事,会感叹:真是个“傻”保姆。

  别家的保姆现在一个月能挣四千来块。她照顾着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植物人,拿一个月两千块的工资。

  别家的保姆都和主人吃一锅饭。她不是,她要给主人做有营养、易消化的豆腐肉丁汤面条,自己喝着剩粥,配着自己捡、自己腌的菜叶子。

  她也有深爱的丈夫,惦念的子女,但是她连续十年春节没回家,在郑州照顾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她也有年迈的父亲,多病的母亲,但是她放不下这个“姐姐”,她说:“父母在家,俺当家的能照顾。我要是走了,这个姐姐就没人照顾了。我不傻,我就是放心不下她。”

  缘起丨单调的一天,她重复了十年

  11月30日中午,郑州市建设路三官庙社区一个老家属楼的五楼,一间50平方米的房子,陶岳明和她的“姐姐”黄瑞萍就住在这里。房间很小,显得昏暗,陶岳明没有开灯,她说省电。

  陶岳明今年53岁,来自鲁山县一个山区,家里有她的丈夫和两个孩子,全家靠着两亩地的收入生活。2004年,为了供养两个孩子上学,陶岳明来郑州打工,没有一技之长的她,选择在医院做护工。2006年2月,她遇到了比她大三岁的黄瑞萍。

  当时的黄瑞萍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她早年离异,只有一个还在上学的19岁儿子。从重症监护室转出来后,黄瑞萍需要一位护工,但困窘的家境只出得起每月1500块的工钱。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陶姨,当时我正在照顾母亲,弄得手忙脚乱”,黄瑞萍的儿子袁博回忆说,当时病房里已经先来了一个护工,看了一眼他母亲,啥也没说就直接走了。

  陶岳明接着进来了。眼前的黄瑞萍“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没有下得去手的地方”,看着袁博手忙脚乱,急得哭出了声,她说:“孩儿你先出去吧,我来”。

  陶岳明连工钱都没有问就接下了这个活。后来有别的护工劝她,说人成那样了,才给那点钱,这活儿不该接。她说,干吧,这家人也很可怜,遇见了就是缘分。

  和陶岳明聊天,她常把缘分二字挂在嘴边。从那天起,她和黄瑞萍的缘分一结就是十年。每天早上起床,她给黄瑞萍洗脸,清理口腔,给导流管消毒,接着做早饭。早饭后给黄瑞萍洗脚,擦洗身子,洗尿片,午饭后把黄瑞萍抱到轮椅上,浑身上下拍一拍,捏一捏。晚上睡觉她也睡在黄瑞萍旁边,一只手搭在黄瑞萍身上,“一会儿就得摸一摸,看尿片湿不湿,一晚上一般得换五六次尿片”。

  黄瑞萍的身边离不开人,陶岳明一天只能下两次楼:早上倒垃圾,下午去楼下的菜市场买菜。剩下的时间,她全部在屋子里陪黄瑞萍,如此单调的一天,她重复了十年。

  陶岳明每天都重复着这些事

  付出丨她胖了二十多斤,她瘦了快二十斤

  “陶姨把俺妈照顾得真是没啥说的,俺妈在床上躺了十年,一点褥疮都没有。俺妈从一开始的掐都没反应,到后来会眨眼了,再后来手指头会动了,胳膊会抬了,现在都会笑了。”十年来,黄瑞萍一点一滴的变化,儿子袁博都看在眼里。对陶岳明的感恩,他都记在心里。刚出院时,黄瑞萍体重一百来斤,现在快130斤了,陶岳明的体重则从十年前的120多斤变成不到110斤。现在抱黄瑞萍上轮椅,陶岳明已感到吃力,袁博因为工作原因,只能在周末回来帮忙。

  黄瑞萍的家境不富裕,陶岳明想方设法给她家省钱。午饭陶岳明先做了一碗豆腐肉丁汤面条,喂黄瑞萍吃完后,她把早上没喝完的玉米糁热了一下,就着馒头和腌白菜喝了一碗。锅里剩下的,她说放着晚上还能喝。

  打开黄瑞萍家的冰箱,里面有五六个塑料袋,黄瑞萍吃的菜和陶岳明吃的菜分开装,一边是择洗干净的小白菜,一边是零碎的菜叶子,小白菜是在楼下菜市场买的,一块七一斤,菜叶子是陶岳明在菜市场捡菜贩们择下来的,起初菜贩们还问她要一块钱,后来不但不要钱,还专门留着菜叶子等她。

  在这个不大的房子里,最多的一样东西是尿片:阳台上搭着一片,暖气管上搭着一串,洗衣机里塞了一筒,床头摆着一摞,总共有七八十个。“大姐白天得用十几个,晚上也得五六个,连洗带晒带换,八十个也差不多够用。”这些尿片都是陶岳明自己做的,用的是旧床单和她自己花钱买的丝绵,“这比买的尿片还省钱,还实用。”

  上午给黄瑞萍洗尿片,洗衣机洗出来的第三遍水,陶岳明用一个桶接着存起来,“明天还能再洗头遍”。

  黄瑞萍没法去理发店理发,理发师上门要多收钱,陶岳明就买来推剪,学着给黄瑞萍理发,理的是最简单的板寸头。

  在陶岳明的眼里,“姐姐”黄瑞萍就跟七八个月的小孩儿一样,“她啥也不知道,但是一看见我就笑了。”刚坐下来聊了3分钟,陶岳明就要起身去里间看一看,一会儿出来笑着说:“没事,她在咬管子玩儿呢”。

  亏欠丨十年春节没回家,也没给父母尽孝

  照顾黄瑞萍十年,十个春节,陶岳明一次也没回家过。

  “难受!咋不难受?听着外面人家放着炮,我偷偷擦眼泪,但是我没法走,我走了谁照顾她?袁博也是忙了一年,过年好不容易歇几天。”

  陶岳明照顾黄瑞萍的头一年,到了年底,她原打算在腊月二十八回家,也给丈夫王殿英打电话说了,可临到年关,看见袁博回家后忙得手足无措,她只得又给丈夫打电话,说过年不回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丈夫王殿英不好意思地说,当时还怀疑她在大城市找了别人,生气地说“你要是不回来,过完年你带着户口本,咱俩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过完年,王殿英来到郑州,看到黄瑞萍的情况后,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后来,孩子再问他“妈妈去哪儿了”,他说,去走亲戚了。

  “她是过惯苦日子的人,见不得别人受苦”,王殿英一个人带着俩孩子过了十年,现在俩孩子都大学毕业了,说到以后,他说,“只要她还愿意,我支持她。”

  十年时间,陶岳明一共回过三次老家:一次是母亲过世,一次父亲过世,一次她的妹妹过世。

  “俺爹俺妈在老家,俺当家的能照顾他们,她(黄瑞萍)咋办?我一走谁照顾她?”想起父母,陶岳明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对不住俺爹跟俺妈”。

  今年9月份,陶岳明的妹妹得了肝硬化,听说妹妹想见她,陶岳明赶紧给袁博打电话,又恳求一位原来一起做过护工的姐妹过来帮忙照顾黄瑞萍两天,可等她匆忙赶回老家时,妹妹已经走了。

  那天晚上,袁博临睡前去看母亲,母亲的手一直在旁边的被窝里摸。“她是想俺陶姨了”,袁博说,第三天陶岳明从鲁山回来,母亲看见她就笑了,表情明显是不一样的。

  感动丨她不要钱也要一直照顾“姐姐”

  “有时候家里有啥烦心事儿,我都给她说,虽然她啥也不知道,我还是想跟她说”。十年的缘分,陶岳明把黄瑞萍当成了亲姐姐对待。现在的郑州市场上,一个普通保姆的工资也要在4000元左右,陶岳明只拿2200元,平时家里买些小东西,陶岳明都是自己花钱,从没提过涨工资的事。

  “有人出高工资想挖陶姨,她都没去”,袁博说,他现在上班的工资有3000多块,加上母亲的退休金,家里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有5000元。去年过年时,他提出给陶岳明加一百块钱工资,陶岳明没同意,她说现在她的俩孩子都毕业了,家里也没花钱的地方。“除了感谢,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有陶姨的照顾,我才能出来上班,如果当初没遇到陶姨,现在我就是另一种结果”。

  “要是俺家里条件好,我就把你妈妈拉到俺家伺候,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陶岳明搂着黄瑞萍的脖子,在她脸颊上用力亲了几下,说:“黄姐姐,你啥时候能好了,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线索提供岳先生稿酬100元

  新闻热线0371-96211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

    ##########
      <font id='Gy'><option></option></font><dir id='vKkkxhje'><label></label></dir><strong id='GsCXSVy'><cite></cite></strong>
      <thead id='ujes'><font></font></thead>
        <address></address>
        <xmp id='ZjaC'><basefont></basefont></xmp>
          <del id='mXWVL'><base></base></del>
              <marquee id='iBKsfpxn'><address></address></marquee><optgroup id='EXItWn'><cite></cite></optgroup><x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