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新春走基层】李举返乡

2017年02月09日19:29来源:大河网

【新春走基层】李举返乡

  2月9日,河南省南召县南河店镇,李举(右)和装完货的工人交谈。(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大河网记者 尚国傲

  2月9日下午,南阳市南召县南河店镇,忙活了4个小时的李举,终于在2个工人的帮助了,把自己的东风天龙牌卡车装好了货。

  这一趟,他要运30吨的彩砂(当地一种石粉)到洛阳市涧西区,路上大约需要六七个小时。如果到洛阳后一切顺利,他在第二天晚上将载着洛阳的货物返回出发地附近。

  这是春节后李举第二次出车,往返一趟,刨去开支,大约能赚个单程的运费,约2000元——这在3个月前他刚从北京回来买车跑运输时,是想也不敢想的。那时候,他总是担心活儿不够拉。

  对43岁的李举来说,有这种担心,完全正常,因为过去18年,在外务工的他,天天都有这种担心。

  1999年,初中没毕业的李举从南召跟着同乡到北京干拆迁。当时,在北京干拆迁的人全国各地都有,大家合伙租居在城乡接合部的临建大院中,少的时候几百人,多的时候上千人,因为大家都干拆迁,所以不管谁接到活儿,人手不够的时候,吆喝一声,需要的人迅速就能在院子里聚齐。

  刚开始到北京,干一天30块钱,因为要拆迁的活儿多,一般性的小活儿,都是谁拆迁门窗砖头等旧物归谁,拆迁人和业主两不相欠。后来干拆迁的人多了,要拆迁的房子也越来越少,就逐渐发展到了业主有一栋楼拆迁,谁拆谁给业主钱——相当于业主卖废品——拆迁人得上门自己整理、称重、付账,然后自己把废品运走。即便这样,活儿还是干一单没一单的,收入更是没个准头。

  随着孩子年岁渐长,李举夫妇俩没活儿的时候,就经常开着前几年为拉业务买的比亚迪轿车往老家跑。在这之前,因为孩子小,都是父母帮忙照看,所以他们平均一年也回不了一次家,家里的事儿也知道的很少。随着回家次数的增多,家乡的变化,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去年底,在干了一单拆迁赚了一笔钱之后,他决定拿着赚来的钱,回家买车搞运输。

  说干就干,回家不到一周,首付20万,贷款26万,一辆崭新的东风天龙卡车就开到了村口。虽然从从事运输的亲戚那里做了“市场调研”,但当一月背着1万多车贷的新车开到家门口的时候,李举的心真被吊到了嗓子眼儿上。

  问他担心啥?他说,新闻上天天说经济下行,他不懂具体啥意思,但感觉过去两年自己的钱是越赚越难了,所以害怕车买了没活儿干;再加上听说地方上公路三乱很厉害,不超载不赚钱,超载了很危险。

  第一趟,他和每月花6500元雇的司机往巩义送南召特产重质碳酸钙,荷载30吨,一点不超载。在南召境内,觉得是家门口,俩人心里还有点仗势。一出南召,坐副驾驶位置上的人就往路边四处乱瞄,总是担心路上有人拦车罚款。结果往返了一个来回,没见一个人拦,俩人心里美气得不得了,到家就找个小馆子扒(喝)了一瓶南召产的武士特酿牌白酒。

  又干了一个月,期间也进过查超站,但因为不超载,也没遇到传言中的“有事儿没事儿五十一百”的情况。这让他提溜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照李举说,因为刚开始干,虽然车新,但自己要的运费是中等行情,再加上能把北京拉业务养成的热情劲儿用上,所以平均每周都会增加一两个新客户,这种情况,让他干到春节前的时候,已经能满负荷开工了。

  春节几天,忙着走亲戚的李举不管到哪一家亲戚家,都会被问到干运输的收入。刚开始他还打个哈哈,酒过三巡,有点晕晕,他就会扳着指头给亲戚算账:车贷一万一,司机工资六千五,油钱多少,杂项出多少,算完说,每月能净落一万多。

  李举说,“算账”回数多了,一旁的媳妇总会插话:你能哩不轻,要不是咱家里现在恁多人办厂,要是路上到处是拦车罚款的(情况),你能赚住钱?

编辑:郭同欢 审核:张培君,郭俊华

相关新闻

    ##########
    <l id='SrkcJhW'><b></b></l>
      <ol id='sgON'><kbd></kbd></ol><l id='Be'><b></b></l><del id='Pk'><code></code></del>
        <address id='Ye'><bdo></bdo></address><xmp id='MZHnVtS'><blockquote></blockquote></xmp>